stillfun
1,000+ Views

天价面具后的,曾梵志

说到曾梵志,估计很多人第一个想到的应该就是他的作品《最后的晚餐》(下图)在2013年香港苏富比拍卖行以1.6亿港币(约1.3亿人民币)天价被国际收藏夹拍走的事实。这也创下了中国当代艺术品最贵的记录。
《最后的晚餐》是曾梵志“面具系列”最具标志性的晚期作品。创作于2001年的这幅作品是“面具系列”中尺幅最大的作品,取材于达芬奇的同名作品。曾梵志将原画作中所有的宗教人物替代称了带着红领巾的少先队员。红领巾代表理想,而原作中的犹大则由带着黄色领巾的人物饰演。艺术家曾表示︰“金色领带代表金钱,代表西方资本主义。打领带是 1980 年代才开始在中国普及的。” 作品中墙壁两侧的书法挂画和桌上刺眼的红壤西瓜代表着中国。这些细节和作品的气势很好地捕捉到了90年代初期的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面貌,这也是为什么业界评价这幅作品是极具中国现代艺术代表性的作品。
曾梵志从1994年开始创作“面具系列”,探讨着都市人的生活样貌,揭示了都市人为了自我保护,以虚伪的面貌带上形象化的面具,掩饰自己真正的情感。
不过可以从“面具系列”看到一个现象就是,好多人物都带着红领巾。
对此艺术家曾说过红领巾是他自己的一个情节。他在上小学的时候是仅有的几个没带上红领巾的孩子之一,这对年幼的他造成了一定的伤痛,这也表现在了他日后的作品中。
在“面具系列”之前的“协和医院”系列也是曾梵志的代表作。“其实那幅画并不是画的武汉的协和医院,而是武汉市十一医院。”曾梵志透露,当年他画《协和三联画》的时候住在十一医院隔壁,因家里没有厕所,每天要跑医院解决内急,在医院看到很多故事,之所以命名“协和”是因为当年武汉人有个口头禅——不行,就去协和。
他不愿意像一部分艺术家那样,利用青春期爆发式的狂热挖空自己的才华,随之进入暮气沉沉的平庸阶段。2003年,曾梵志在上海美术馆举办个展,随后又开始了他的“乱笔”风格。
而曾梵志的《从1830年至今》(上图1)甚至在卢浮宫展出,并置于德拉克洛瓦的《自由引导人民》画作旁边。
年过半百的他还在艺术领域中不断探索的他不得不让人佩服,而且很让人期待他会带给我们怎样的下一幅画?
9 Comments
Suggested
Recent
@monnie 是啊,红领巾是一个时代的符号。 @tizzybac 《最后的晚餐》应该是拍得最贵的中国当代画作了 @bestliu 是的,从他的画中可以看到我们各自的缩影 @jinanliang 没错,这个人很真实
很敢表达也很会表达的艺术家
他的作品时代性很强,留给人们的余音也很长
@meesuee 你还记得焦点访谈呢?
@missu567 你可以看看他的采访:)
Cards you may also be interested in
中国当代艺术F4之 张晓刚
张晓刚的《血缘》系列最重要之作《血缘:大家庭 3 号》(图1)以约 7620万人民币( 9420 万港币)成交,继 2008 年后再次刷新华人画作世界拍卖纪录。 用王广义的话说:“张晓刚出道比谁都早,他小有名气的时候我还在浙江美院上学呢!”但是张晓刚真正成名又很晚,晚到晚生后进的方力钧都已经功成名就开始呼风唤雨了,张晓刚却还是一个地方军阀。但是晚来风急,张晓刚的“大家庭”一鸣惊人,颇有点锁在深闺人不知,高手的一击已不出手的味道。 但他貌似对这种金钱价值并不是那么感冒,甚至他对金钱的愿望真的很朴实。 《血缘:大家庭》曾在1989年被画商以100美金买走,张晓刚说“自己的作品能卖钱了,而且也够两个月的生活费了。我还能卖画为生的话,就觉得已经很幸福了”而在他的画作卖到千万级别时他又说,“如果能卖100万肯定很高兴,如果不能卖100万,别人也说你的画很好,也很高兴。” “大家庭”取材于中国五、六十年代的照相馆纪念照,那是一个固定的模式——一家人或同学或几个朋友,或坐或站立高低错落在一起,集体目视镜头,表情庄严甚至神圣,衣冠整齐甚至矫情。这种纪念照是那个年代风貌的写实,是一种象征。张晓刚的“大家庭”系列,是一个严肃的艺术家对那种“严肃艺术”的不严肃调侃,是一种紧张得透不过气来的幽默。 杨澜也曾采访过他。 从他们的对话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风趣,朴质而又真实的张晓刚。 看过电影《向日葵》的观众更会在此次对话中看到片中张向阳身上有着张晓刚的影子。虽然他说这个片子除了用了他的画作,与他没什么关系,但他也讲到了,他年轻时确与父关系紧张。怪不得大家都觉得《向日葵》是他的传记呢~ -----(截取)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杨澜:晓刚你的这个画作2007年春季香港的索斯比的拍卖达到了200多万美金的高价,你听到的第一个反应说这个世界疯了,为什么?   张晓刚: 这句话是去年吧,就是春拍,纽约春拍的时候,当时他们准备要拍中国当代艺术品,因为是第一次,那个主办人,他说我准备把你的画标(价)到30万美金,我私下我还跟朋友黄燎原讲,我说卖得出去吗?30万美金,开玩笑,他说很难说,他也觉得悬,但他说,你这辈子肯定能达到100万美金。后来就没把这个当回事儿,因为毕竟跟我没关系。后来当天拍了以后,在现场他给我打电话,他说你知道你的画卖了多少钱?我说不知道。他说90多万美金。我当时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说“疯掉了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