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
Following
0
Follower
0
Boost

天价面具后的,曾梵志

说到曾梵志,估计很多人第一个想到的应该就是他的作品《最后的晚餐》(下图)在2013年香港苏富比拍卖行以1.6亿港币(约1.3亿人民币)天价被国际收藏夹拍走的事实。这也创下了中国当代艺术品最贵的记录。 图片源于 http://art.china.cn/ 《最后的晚餐》是曾梵志“面具系列”最具标志性的晚期作品。创作于2001年的这幅作品是“面具系列”中尺幅最大的作品,取材于达芬奇的同名作品。曾梵志将原画作中所有的宗教人物替代称了带着红领巾的少先队员。红领巾代表理想,而原作中的犹大则由带着黄色领巾的人物饰演。艺术家曾表示︰“金色领带代表金钱,代表西方资本主义。打领带是 1980 年代才开始在中国普及的。” 作品中墙壁两侧的书法挂画和桌上刺眼的红壤西瓜代表着中国。这些细节和作品的气势很好地捕捉到了90年代初期的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面貌,这也是为什么业界评价这幅作品是极具中国现代艺术代表性的作品。 曾梵志从1994年开始创作“面具系列”,探讨着都市人的生活样貌,揭示了都市人为了自我保护,以虚伪的面貌带上形象化的面具,掩饰自己真正的情感。 不过可以从“面具系列”看到一个现象就是,好多人物都带着红领巾。 对此艺术家曾说过红领巾是他自己的一个情节。他在上小学的时候是仅有的几个没带上红领巾的孩子之一,这对年幼的他造成了一定的伤痛,这也表现在了他日后的作品中。

当代“徐悲鸿”——张扬

自幼画马 张扬先生是我国马业协会的首席画马专家,曾受命为江泽民总书记、土库曼斯坦总统为我国目前唯一的一匹汗血宝马作画。 自幼学画,师从画马大师许勇先生。长年钻研有关马的各种文献,反复揣摩前辈画马大家的精品,深入内蒙古和新疆牧区实地写生,对马的形态、脾性、种系等有较深入了解,对马生活于其中的大漠草原的生态极为熟悉,对马与中国和人类历史的关系具有独到的理解。 气势取胜 徐悲鸿、黄胄给张扬以非常大的影响。尤其是同为鞍马人物画家的黄胄,以速写的简括与国画的意笔相结合的方式,谋求写意人物表现的新途径,他笔下的少数民族人物和毛驴、骆驼、马匹、家禽相结合的表现形式呈现出的情调,使张扬如醉如痴,学有所思。 不同的是,徐悲鸿画马以结构取胜,黄胄画马以情韵取胜,而张扬画马开辟了新的境界:以气势取胜。他的画以群马为主,运如椽大笔,写出万马奔腾的雄伟壮观。“这种气势之美是张扬作品的灵魂,也是他有别于徐、黄和其他画马名家的独到之处。”美术评论家贾德江认为,这种气势美的表现,难度很大,不易表现,它包含以下几种因素:一是对群马的整体的、宏观的把握;二是量感和力度;三是动感与韵律。

中国当代艺术F4之 张晓刚

张晓刚的《血缘》系列最重要之作《血缘:大家庭 3 号》(图1)以约 7620万人民币( 9420 万港币)成交,继 2008 年后再次刷新华人画作世界拍卖纪录。 用王广义的话说:“张晓刚出道比谁都早,他小有名气的时候我还在浙江美院上学呢!”但是张晓刚真正成名又很晚,晚到晚生后进的方力钧都已经功成名就开始呼风唤雨了,张晓刚却还是一个地方军阀。但是晚来风急,张晓刚的“大家庭”一鸣惊人,颇有点锁在深闺人不知,高手的一击已不出手的味道。 但他貌似对这种金钱价值并不是那么感冒,甚至他对金钱的愿望真的很朴实。 《血缘:大家庭》曾在1989年被画商以100美金买走,张晓刚说“自己的作品能卖钱了,而且也够两个月的生活费了。我还能卖画为生的话,就觉得已经很幸福了”而在他的画作卖到千万级别时他又说,“如果能卖100万肯定很高兴,如果不能卖100万,别人也说你的画很好,也很高兴。” “大家庭”取材于中国五、六十年代的照相馆纪念照,那是一个固定的模式——一家人或同学或几个朋友,或坐或站立高低错落在一起,集体目视镜头,表情庄严甚至神圣,衣冠整齐甚至矫情。这种纪念照是那个年代风貌的写实,是一种象征。张晓刚的“大家庭”系列,是一个严肃的艺术家对那种“严肃艺术”的不严肃调侃,是一种紧张得透不过气来的幽默。 杨澜也曾采访过他。